院线影评/《再见瓦城》:赵式风格臻于熟成,给你冲撞脑门的心碎

热度:879℃
文/K.S

%e6%9f%af%e9%9c%87%e6%9d%b1%e5%92%8c%e5%90%b3%e5%8f%af%e7%86%99%e5%9c%a8%e3%80%8a%e5%86%8d%e8%a6%8b%e7%93%a6%e5%9f%8e%e3%80%8b%e7%95%b6%e4%b8%ad%e6%b7%8b%e9%9b%a8%e9%a8%8e%e8%bb%8a%e3%80%82%ef%bc%88《再见瓦城》实为一齣爱情电影。

朴实的景象,无止尽的缓慢等待,《再见瓦城》的第一颗镜头,引领观众静静凝视缅甸少女偷渡踏上泰国的路途。黄褐色污浊的湄公河一如往常的流动,少女汗水挂在脸边,小心翼翼期盼着未来,顺着水流前进也许是意味着一种认命。伴随夏日的闷热焦灼,不用任何一句话,就坠入这一个陌生的国度,进入角色世界。像是毒,它并不美丽却令人着迷。

一种用「温度」撞击观众的影像魅力

当赵德胤不需再用过往的游击战术拍摄电影,赵氏风格是否还成立?黄土、艳阳与睁不开的双眼,是《再见瓦城》中不断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景象,它为全片设定了一个基调,很折腾观众的一种温度。儘管我们坐在冷气直吹的黑盒子(电影院)里,你还是能感受到它的那股闷热不安。因此,无论是这一回的定镜凝视,还是过往的晃动失焦,赵德胤继续用着它电影中的主色调黄土与豔阳,酝酿种种温度吞噬观者双眼。所有的不忍直视,让你我的眼睛好像也都要睁不开来,却仍可以用身体感受,写实有时可以是一种暴力。

%e6%9f%af%e9%9c%87%e6%9d%b1%e8%a2%ab%e6%8c%87%e7%a4%ba%e8%a6%81%e5%9c%a8%e7%a6%8f%e5%88%a9%e7%a4%be%e9%9a%8a%e4%bc%8d%e5%be%8c%e9%a0%ad%e6%8e%a8%e6%93%a0%ef%bc%8c%e6%85%98%e9%81%ad%e8%87%a8%e6%bc%94东南亚国家的闷热、缅甸的贫脊,工厂的拥挤,也是电影中的隐喻。

是惊喜,但也是预料之中,赵德胤的首部商业规模作品《再见瓦城》证明了自己天生的导演魅力,那绝对是没有人学得来的。电影作为一种以「视觉语言」为主的艺术形式,一如前述,赵德胤的独特在于能够以视觉及剪接节奏,创造出与故事环境相同的温度。从东南亚国家的闷热、缅甸的贫脊、泰国城市微弱的希望光芒、餐厅厨房的潮湿阴暗、偌大工厂里,失去名字、受上位者摆布的封闭冰冷,再到人与人之间,尤其男与女之间细腻暧昧的情感流动,「温度」正是赵德胤电影之所以能成立的关键。《再见瓦城》的闷热漫长遍布于整部电影,神来一笔的温度调解,则让观众不至于时时紧绷,一场工厂外欢度泼水节的戏,就是这道调节剂,观众的燥热,也跟着浇在主角们身上的水,跟着凉快了起来。

「归乡三部曲」之后 赵德胤电影如何找到新命题

赵德胤身为一个在缅甸小地方腊戌成长的创作者,各种之于我们的戏剧化人生,在其身边每日上演到都成了寻常生活,究竟这种随意听来的一则故事,都可以写出张力十足的剧本,是一种拥有用不完题材的幸运,还是另一个更大的考验?

缅甸国际移工、偷渡客为了改善生活现状,找活路、拿到一张身分证是赵德胤每部电影几乎都出现的主题。从《归来的人》《穷人.榴槤.麻药.偷渡客》带领观者看见神秘缅甸,非常直接的捕捉几个社会角落的真实生活面貌,不仅是基于拍摄条件容易带给观众类纪录片的影像,更是因电影凸显与专注更多的,是那些在缅甸生活水準欠佳的乡村中生存的「人」,会碰到哪些非常普遍的事,他们又如何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任何一件电影中的事件,彷彿只是一种现实生活的转述。

再到第三部作品《冰毒》,更聚焦的讨论毒品于缅甸社会,没有绝对对错的存在。看得见赵德胤在朝向一条较明确的故事叙事线的路上前进,在不带道德良知批判的条件下,他从不走同情或追求煽情,甚至客观得有点残忍暴力,拍出毒品之于缅甸社会的意义。这更加明确的方向诠释,果然替赵德胤写下了奇蹟,虽然在金马奖上仅有一个最佳导演的入围,但获选代表台湾角逐 2015 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实为极高荣誉。

就在赵德胤继续为观众揭开各种缅甸的神秘面纱的路上,在缅甸华人的议题上寻觅一个新的命题,似乎成了新片成败的关键。而第一次的商业规模製作,《再见瓦城》的命题再简单不过地选上了「爱情」,在打工、买身分证与毒品还是不变的电影元素及背景设定下,爱情主轴则让这部片可能拥有更通俗亲近大众的机会。

不甜蜜不浪漫还能成立的爱情电影

一对来自缅甸的移工男女,去哪都好就是要离开工厂的莲青(吴可熙 饰‬),与去哪都好只要跟情人在一起的阿国(柯震东 饰),想法背道而驰的恋人,在一开始就写下了注定心碎的序幕。儘管悲剧是未演先知道的结果,但《再见瓦城》的故事之所以还存在着引人入胜的魅力,在于他所在的时空背景对观众来说极为陌生,不可预期的过程总牵引着观众。我们无可避免地戴上窥视第三世界的眼镜,心痛震慑它的太过写实,又心醉于那份神圣而纯洁的爱情的如梦似幻。

%e6%9f%af%e9%9c%87%e6%9d%b1%e5%9c%a8%e3%80%8a%e5%86%8d%e8%a6%8b%e7%93%a6%e5%9f%8e%e3%80%8b%e7%95%b6%e4%b8%ad%e8%a2%ab%e5%90%b3%e5%8f%af%e7%86%99%e8%b3%9e%e4%b8%80%e5%b7%b4%e6%8e%8c%e5%be%8c%e7%ab%8b柯震东和吴可熙在《再见瓦城》当中,一场激烈争吵戏令人印象深刻。

再接下来大众们可能接触到的行销主轴,也不再是赵德胤的第四部电影、入围金马大赢家等,而是「令人心碎的爱情故事」。这个基调是否会把《再见瓦城》说小了呢?我相信也不会,这幺走是有点铤而走险,但又恰到好处,因为这确实就是个爱情故事。你将服从他用「心碎爱情」把你吸进戏院,还会讶异,赵德胤对保守环境下男女情感萌芽的过程,不用任何浪漫甜蜜的伎俩,竟也可征服你的少女心。

柯震东在一篇访问中提及,阿国与莲青谈的是一段有着神圣洁癖的爱情。无论此形容的来源是否是导演本人,还是柯的个人诠释,这实在是形容得太传神了。《再见瓦城》中,导演仅用了三段再简单不过的男女主角互动,诉说了这段感情的神圣纯洁,从夜里睡不着想偷牵女孩的手、替女孩轻轻拨下髮鬓间缠绕的棉线、到送上定情小物为女孩挂上亲自买的项鍊,一切的发生自然而然并且让你深深相信,他们就是爱的如此纯粹,直到莲青没和别人说出阿国是男朋友前,我们都没有把握他们是否已算是恋人。

%e5%b0%8e%e6%bc%94%e8%b6%99%e5%be%b7%e8%83%a4%e6%8b%8d%e6%94%9d%e5%89%8d%e5%88%86%e5%88%a5%e8%b7%9f%e6%9f%af%e9%9c%87%e6%9d%b1%e3%80%81%e5%90%b3%e5%8f%af%e7%86%99%e8%a6%81%e6%b1%82%e8%b3%9e%e5%b7%b4赵德胤成功用本片展现自己的导演天分。

那所谓的神圣洁癖又是如何被诠释的呢?在赵德胤电影脉络里,缅甸男女的保守民风,确实是构成这种恋爱方式的主因,但精準的情感温度捕捉才是关键。因为害羞只敢在夜里用指尖轻触喜欢的女孩、因为在乎到「眼里只有你」,才去替女孩拨下没看见缠在身上的棉线、因为紧张不愿侵犯女孩神圣的身体,挂项鍊的速度才如此缓慢细腻。每一次都没有任何一句对白,但每个动作都是甜言蜜语,那一种令人心跳的瞬间皆不是被刻意营造的,而是对于日常的观察入微,让这些互动成立。你会完全接受他们下一秒仍旧不亲不吻甚至没有拥抱,不用任何激情却全都令人回味无穷,有那幺一刻,甚至希望自己拥有这样纯粹的爱情。

从《再见瓦城》开始认识赵德胤 一切还不算太晚

《再见瓦城》无论是否能成功征服台湾观众,台湾这块土地早已拥抱了这为来自缅甸的导演,在今年的金马奖,直接拿下了「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的荣耀。唯有赵德胤,能大胆找上台湾女孩吴可熙,一路担任女主角带领她一块发光发热,也唯独他,能捞回一颗台湾曾经的电影新星柯震东,让一个过去轻浮不定的男孩,化身讲着流利云南方言的缅甸工人,从幼稚白目到纯真癡情,还一举入围了金马最佳男主角。柯震东蜕变的越是成功,就说明了赵德胤导演身分的成功。

就现实面而言,再多奖项肯定,都比不上台湾媒体自动来炒作柯震东这一块话题。柯带来了的各种话题无论好坏,至少都可成为赵被观众注意到的机会,这也许还能算是两人的一种美好结合。从国际影展上大放异彩,到华语影坛最具号召力的奖项金马奖的风光入围,《再见瓦城》此刻最需要的,还是台湾观众的支持与青睐,亦不用怀疑,这绝对是值得进戏院一睹其风采的年度台湾电影佳作。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