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零卡汽水真的不会胖吗?

热度:246℃
喝零卡汽水真的不会胖吗?

当眼前放着炸得金黄酥脆的鹹酥鸡,很少人能抵抗这种诱惑,还会顺手再来一罐汽水搭配,这样令人罪恶万分的套餐许多人会将全糖的汽水换成低卡或零卡的版本,然而,这样真的对减重有帮助吗?

不少人在减重时会改喝零卡汽水,认为摄取的热量低自然不会发胖,然而各界对零卡汽水可是毁誉参半。

小小放纵时的替代品

想像一下眼前放着两罐汽水,一罐是平常的汽水,另一罐是低卡或零卡汽水,当你想要小小放纵一下时,不可否认低卡或零卡汽水会是大多数人的选择,然而,使用人工甜味剂取代糖的低卡汽水却是毁誉参半。

打破零卡饮料就是好的迷思

根据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最新报告,研究人员发现「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人工甜味剂的饮料在减重上比一般全糖饮料好,这份研究也打破了大众过去自动认为低卡和零卡饮料就是好的迷思。

受产业行销影响

伦敦帝国学院公卫教授米勒(Christopher Millett)表示:「一般人会这幺认为,有可能是受到产业行销影响,会觉得『减重』饮料不含糖,拿来当做全糖饮料的代替品时一定比较健康,而且可以帮助减重。」

美国普渡大学心理科学教授史惠特丝(Susan Swithers)和米勒教授的看法差不多,她说:「许多人会认为这种饮料因为不含糖一定是健康的选择,但人们要了解的重点是我们没有证据。」

甚至,低卡或零卡汽水反而会让人变胖,且增加罹患第二型糖尿病的风险。喝零卡汽水真的不会胖吗?

研究人员发现,低卡或零卡汽水并不像过去所想,一定是健康的选择。

对报告结果感到「震惊」

美国普渡大学研究人员为了解开其中的因果关係,检视了过去 5 年来相关的研究,并在《内分泌与代谢趋势期刊》(Trends in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上发表看法,他们表示看到统整后的结果后感到「震惊」。

违反直觉的效果

美国普渡大学心理科学教授史惠特丝说:「老实说,我认为低卡或零卡汽水和一般汽水相比,对健康来说稍稍好一点,但事实上却有违反直觉的效果。」

喝零卡汽水真的不会胖吗?

既然搭配主餐的饮料是零卡汽水,不如再多吃块炸鸡吧,这种补偿心理常常在你的生活中出现吗?

扰乱身体系统  吃不到糖好疑惑

低卡或零卡汽水中的人工甜味剂虽然满足了人们对糖的需求,减轻了人们的罪恶感,但问题是改变了人体吸收食物的过程。

原本,身体尝到甜味后会期待有「真正的」食物进入体内,当身体没有获得满足便会产生疑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从生理上来看,这也代表惯于喝低卡或零卡汽水者吃下真正的糖时,身体无法释放可以平衡调整血糖和血压的激素。

别忘了补偿心理

再者,别忘了人们的补偿心理。史惠特丝教授提到,有人可能会觉得既然都已经喝了低卡或零卡饮料,那接着多吃一点又何妨。

美国饮料协会抗议  人工甜味剂很有效

针对美国普渡大学研究人员的报告,美国饮料协会发表声明,表示该报告「只是一份评论,而非科学研究」:「低卡甜味剂是今天食物供应中,被研究和检视最多的成分。根据几十年来的科学研究和全球监管机构的资料,它们很安全,而且在减重和体重管理上是有效的工具。」喝零卡汽水真的不会胖吗?

低卡汽水某种程度上可以降低人们想吃甜食的欲望,这也是饮料产业的行销重点。

改变体内微生物平衡

不过,以色列魏兹曼研究所的科学家发现,低卡人工甜味剂改变了实验老鼠胆中的细菌平衡,牠们体内的微生物组受影响后,对健康有巨大冲击。这份发表在《自然期刊》(Nature)上的研究,显示低卡人工甜味剂改变了动物的代谢系统,导致血糖升高,这也是发展第二型糖尿病的早期徵兆。

降低人们嗜甜欲望

但对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生物心理学教授罗杰斯(Peter Rogers)来说,他并没有被这一类研究说服。

罗杰斯教授提到,大部分这些动物实验中使用的人工甜味剂剂量,都和人们在真实生活中摄取的人工甜味剂「没什幺关係」,而且人工甜味剂「或许真的可以降低人们想吃甜食的欲望」。喝零卡汽水真的不会胖吗?

罗杰斯教授表示,当人们用低卡甜味剂取代糖,真的有变瘦,在观察期中平均每人瘦了大约 1.2 公斤。

换成甜味剂饮料  真的有变瘦

罗杰斯教授和其他被食物产业赞助的研究人员,一起在《国际过重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上发表评论,他们表示当人们把含糖饮料换成低卡或零卡的甜味剂饮料后,真的有变瘦,在 4 至 40 个月的观察期中,每人平均瘦了大约 1.2 公斤,效果就像把含糖饮料换成水一样。

罗杰斯教授表示:「我们明确地发现用低卡甜味剂代替糖可以减少热量摄入和体重。」

享受甜蜜的快乐  不受热量所苦

虽然,有人会因为补偿心理而找其他食物来吃,但整体来说摄取的热量还是比喝全糖饮料者少。罗杰斯教授说:「(甜味剂)不会帮你做所有的工作,但这是一种在我们这个易胖社会中,享受甜蜜的快乐又不用受热量之苦的方法。」喝零卡汽水真的不会胖吗?

有时到咖啡馆喝咖啡,桌上除了放糖和奶精外,有时也可以看到一包包代糖的身影。 

全球三大甜味剂

目前,全球广泛使用取代糖的甜味剂有三大种,分别是白粉状的阿斯巴甜(Aspartame)、在 1879 年合成的糖精(Saccharine)和从南美甜菊属植物中萃取而来的甜菊糖(Stevia),而这三者中,就属阿斯巴甜的争议性最大。

阿斯巴甜争议多

在欧洲,阿斯巴甜被称为 E951,这是阿斯巴甜的食品添加剂国际编码。阿斯巴甜比一般糖甜上 200倍,从 1980 年代添加到食物中后就争议不断,其中不乏引起民众过敏、早产和致癌。早年,民众对阿斯巴甜的不信任,也让百事可乐在美国推广低糖汽水时反应惨淡。

减重过渡期的小帮手

虽然美国普渡大学史惠特丝教授大肆批评人工甜味剂,但她提到甜味剂可以扮演人们在减重时的过渡角色,毕竟要人们一下子戒汽水很难,但如果先用人工甜味剂的版本代替,再慢慢转换成不喝汽水也是减重的方法。

「没人说应该完全抛弃代糖汽水,但它们应该被当作像糖果一般的奖赏,而非日常生活中的饮料。」